谁知道字幕网app在哪里下载

魏峰淡淡的说道:“不必这么激动吧,人还没死呢。”

“特么是谁,这里有说话的份,给我滚!”

刚才魏峰出手的速度,十分的快,只是一闪的功夫,就将他的手枪给锁上了。

此人不仅是个武者,而且还是十分精通枪械,那个虎目大汉瞬间做出了判断。

魏峰双目微眯,一丝冷芒闪烁而出,如此不讲道理,亏他披了这身战服。

“有什么话,等里面的人醒了再说,现在,给我滚到边上去,别碰老子的人。”

老子的人?

我靠,这话说的无比霸气。

随着魏峰话音一落,故意强悍的气息,如数九寒冬的刀子风一般席卷而出。

一股江海倒挂的力量,怒卷而来,虎目大汉顿时神色一紧,蹬蹬蹬的不由得倒退了几步。

此人,好强!

他稳住身体,一脸的惊骇欲死。

欢快的夏妹妹

“此人境界,莫非是一个国士吗。”

能有如此能力的,恐怕也只有国士了。

难怪了,刚才他还纳闷,黄元济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来这里了,现在却来了,原来是找了一个国士撑腰啊。

呵呵,实在可笑之极,今天就算来了再多的国士都不好使。

他是什么身份,国士怎么了,敢跟他作对不成?

一个电话,他能调集万人前来,国士能对万人吗,开什么玩笑。

此时,虎目男人冷冷的看着魏峰,说道:

“小子,我知道的实力,但是以为的实力很强悍吗,那就大错特错了,敢跟我叫板,维护杀人凶手,我保证,会后悔的。”

魏峰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说道:

“废话很多,战队就是这么教的吗?”

“混账,有什么资格评价我所属战队。”

“没资格?哼,还是滚开吧。”

虎目男人顿时一怔,我擦,这家伙太狂妄了吧,竟然让他滚开。

是特么谁给他的勇气啊。

不对啊,这家伙怎么出现在这里的,凭什么,有什么资格啊?

他们并没有叫这些人过来才对。

“怎么回事,们怎么办事的,为什么这些人会出现在这里,搅扰了老爷子的清净,们统统都要枪毙。”

虎目男子厉声喝道。

“呵,好大的官威啊。”

魏峰冷冷一笑,刚要说什么,就在这时,病房门打开了,一堆人急忙凑了过去。

“医生,情况怎样?”

“是不是还有救啊,们快说话啊。”

几个医生都是神色难看,歉意的摇摇头,说道:

“实在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,老人中了剧毒,而且已经扩散无力回天啊,一会就回光返照了,们可以去看看。”

回光返照……

几个人都是身体一颤,目瞪口呆。

一双拳头死死的攥着。

虎目男人喘息了几声猛的喝道:“废物,都特么是废物,给我滚滚!”

他浑身充满了煞气,好像是一个发飙的公牛似的,老爷子死了,他什么都不顾忌了。

死,所有相关之人,都必须死,他不惜一切代价,要血染燕京。

他已经无所畏惧了。

“麻的,老子杀了!”

虎目壮汉又呀掏出手枪,射击黄元济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嘭的一声,手术室的门竟然关上了。

虎目壮汉顿时一愣,问道:“刚才是不是有人进去了,好像一个黑影。”

“不知道啊,没看到啊。”

“难道不是风吗?”

虎目男子看了一圈,卧槽,刚才那个青年哪去了,他进去了。

“混账,有人敢对老爷子不利,给我冲进去。”

他一个肩撞,就要冲破医疗室的大门。

一般情况下,这么一撞。别说是普通的木门了,就算是保险门,都会被撞的粉碎。

但是这一次,他却是失手了。

一撞之下,竟然没有撞开,仿佛这不是木门,而是金刚铸就的大门似的,撞得他全身都是生疼。

尼玛,不可能啊,这么一扇门,自己一根手指都能破穿,怎么现在竟然撞不开了。

他运转真气,就要用出全力一击,将大门撞开。

但是就在这时,刚才黄元济走上前来,说道:

“就给魏峰一次机会吧,让他试一试,我以我的性命担保。”

“如果出事了,是杀是剐,听凭的处置。”

虎目男人咬咬牙,冷冷的盯着黄元济。

其实他也知道,黄元济是燕京城的名声,向来都是很好的,其实他也不相信对方会这么做。

但是事实摆在眼前,不相信也要相信,再加上担心父亲安危,一生气就要动手。

可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,渐渐的也冷静了下来。

医生说了,没办法了,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“那好,我就给他一刻钟的时间,一刻钟要是没什么效果,不仅仅是,们黄家还有那个青年,都要死。”

一下子,气氛开始紧张了起来。

而此时的医疗室中,魏峰来到老者跟前。

看到老者的时候,不由得神色一动,怎么是他啊。

这老家伙是华夏北境的上一任境主,在任上十几年,也算是兢兢业业。

不过这老家伙怎么这么惨啊,混到这个份上,要不是自己的出现,他就不得好死了。

那一道道弄弄的死气,在魏峰看来,绝对是一道道阎王的催命符啊。

他的体内,毒性已经彻底扩散了,其实相当棘手。

但是魏峰此时已是国士境,医术自然也是水涨船高,换做以前的医术境界,魏峰还救不了他呢。

但是现在嘛,倒是可以试试。

魏峰从怀里掏出炼制好的丹药,这是回魂丹,可以吊住患者的一口气,续命一段时间。

在这个时间内,魏峰连续打出数道真气,然后再他的周身穴位上射出。

一道淡金色的光晕,很快将老者笼罩了。

而此时,老者体内的一块块会黑色的影子,开始渐渐的脱离出了身体。

就在这时,银针终于被魏峰取出来了。

在老者的几个生死大穴上刺入,紧接着,魏峰咬破了手指,将老者的胸口扒光,随即就开始刻画符文。

此乃上古祝由术之法,金色光晕之中,一丝血红色的光芒渐渐的出现了,变成了一个符文的形状,显得诡异非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