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音乐app

金鹏仙君微怔,显然是被王欢的话给震住。

“要我再说一遍吗?”

“可以给我当坐骑吗?”

王欢微笑说着,拔出破劫剑。

只见无数神光在破劫剑上萦绕,九座神宫里的真灵的凝聚而出,当空凝聚神通在剑刃之上,破劫剑上顿时发出一股摄人心脾的诡异气息,众人只觉得这剑仿佛要破开虚空。

一剑破敌!

这剑以王欢神通融合,威力巨大的无穷,就连大天师在同境界也曾吃了暗亏,随着王欢达到了真神境,这次的威力比之前更厉害。

此剑一出,当斩尽天下敌!

别说眼前只是金鹏仙君的一缕分神,就是真身在此,王欢也能斩。

“王欢,找死啊!”

金鹏仙君勃然大怒,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羞辱他。

谁人敢以金翅大鹏雕一族为坐骑!

女孩与黄色枫叶

这是对整个种族的羞辱。

可是他刚刚喊出话,便感觉到王欢手中剑的恐怖气息,顿时色变。

“王兄,请听我一言……”

金鹏仙君赶紧改口想要说什么。

可是王欢却并不理会,如果是金鹏仙君的真身在此,他也会不会下杀手。

毕竟这是他看中的坐骑。

可是一缕分神,那便没有必要手下留情,只见他持剑一挥。

“斩!”

嗖的一声,破劫剑便犹如闪电般飞出,在虚空中留下一缕光线条,剑气破开虚空。那金翅大鹏雕张嘴,从嘴里吐出一道金光,剑气与金光相撞。但只是一瞬间,那道金光便在剑气之下溃散,剑气依然势如破竹,斩在了金翅大鹏雕的虚影上。

“轰隆!”

一声爆炸声传来,那庞大的金翅大鹏雕虚影随后化作无数光点,迅速消散在空中。

金鹏仙君,好像从未来过!

无数人看到这一幕,目瞪口呆。

一时间,整个龙虎山上下,寂静无声,内心里充满无尽的震撼。

“这就完了?”

过了许久,有人低声喃语,语气里带着难以置信的口吻。

那金鹏仙君何等厉害,刚从仙域下界,便搅动风云,他的分神降临,震慑众人,是携着无敌之威而来,众人只是看一眼,就感觉灵魂在发抖。

可是王欢就这么随意的一剑,就轻易的将他斩了,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掀起。

这跟传闻中的金鹏仙君出入很大啊。

一般来说,两强对决,不是要打的天崩地裂,暗无天日吗?

怎么这么短暂就完了。

“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,金鹏仙君怎么会败,一切都是假的,是虚幻。”

古神通眼睛嘴巴张开,眼睛瞪圆,疯狂的吼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谁能告诉我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在他身边的几位仙台高手吓的冷汗直流,眼里面充满了恐惧之色。

身为仙域之人,没有谁比他们更加清楚金翅大鹏雕的实力,金鹏仙君绝对是仙台境中的巅峰强者。

结果不敌王欢一剑。

这个王欢是何等恐怖!

而像张林,还有大多数的世俗中人,见此一幕,顿时欣喜若狂。那个名满仙域的金鹏仙君,竟然不敌王欢一剑,这岂不是说王神话有对抗金鹏仙君的资本。

只要神话不倒,便可以与仙域之人分庭抗礼。

仙域之人也休想把他们世俗中的修炼者赶尽杀绝!

“王神话,不愧是当世第一人啊!连金鹏仙君也不敌他一剑。”张林喃喃自语。

听到这话,无数修炼者纷纷躬身,对王欢越发恭敬。

而古神通看到这一幕,心里嫉妒万分,嘴中发出怒吼咆哮,指着那些人,大喝道:“们干什么,拜王欢?们要与仙域为敌吗?”

“们这是找死,还不随我一起杀了王欢,好去领功!”

“领功?的梦怕是还没醒来哦。”

王欢冷哼一声,提剑走了过去。

古神通吓的退了一步,满脸惶恐之色,怒喝道:“要干什么?不过是区区一介凡夫俗子,我是仙君门徒。怎敢杀我!”

他的梦真的还没醒。

王欢连金鹏的分神都斩了,还在乎他这条走狗吗?

一剑寒光闪过,古神通的脖子处便出现一条红线。

古神通的眼光变呆滞,双手死死地捂住脖子,他不想死,好不容易抱上仙域的大腿,自己的辉煌人生才刚刚开始。

他怎么甘心就这样死去。

只可

惜他的手越捂住脖子,但是鲜血就越汹涌的从伤口处流出。

他的脖子处已经被剑划破,断了他身体上的生机,而剑气又将他的神魂剿灭,就是大罗金仙来了,也无力回天。

“…………怎能杀我。”

到了死的那一刻,古神通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,他明明已经抱上大腿了,站在世俗界的巅峰了,还有很多重大事情等他去做,仙凡分离的计划还没实现,就这样死了。

他的神魂飘散,纵然有再多的不甘,也只能烟消云散。

“哼,仙域走狗,有今天的下场,乃是死有余辜!”

看到古神通被杀,在场的人大快人心。

剩下六位仙台强者,早已吓得魂不附体,王欢连金鹏仙君的分神都敢杀,更何况他们。

顿时,六人化作六道极光,朝着不同的方向遁去。

到现在除了逃走,没有任何选择,六个方向逃走,就算王欢再厉害,总有一两个人能够逃走的。

“逃的倒是挺快的。”

王欢倒是没有去追,这几个仙台境选择分开逃走,他的确无法全部灭掉。

张林看着山上的王欢,想要上去拜见,可是王欢只是瞥了他一眼,这一个眼神,顿时让张林差点胆爆。

王欢收剑,身躯化作一道剑芒,飘然离去。

张林看了一眼,内心却充满了苦涩。

“张前辈,刚才为什么不把王神话留下,请他率领我们对抗仙域?”旁边的一个少女问道。

现在世俗修炼者式微,如果王欢登高一呼,毕竟相应云集。

张林露出苦笑,神色里带着悔意,涩声道:“我那有脸开这个口。”

周围的人又尴尬又后悔。

当初,他们对王欢喊打喊杀的时候,也是他们冲在前面,现在他们的确没脸开口求王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