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麻豆传媒模特都有谁

君雨时?

璃七默了片刻,尔后轻轻摇头,“不认识。”

“我也不认识,不过还挺耳熟,可能这傻子在这渊国的名声太大了吧。”

璃七垂眸,“我想不通的是,他不过一个傻子,为什么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有人想要抓他,难道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?”

“管他呢,他的事情与咱们无关,以后也是八杆子打不着,想他的事,还不如想想下午吃啥,走吧走吧。”

“我感觉我才刚刚吃完早饭,不饿。”

“都午时了,到吃午饭的点了,走走,随便吃点就过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在二人回到客栈的那一瞬间,一个打扮普通的男子也鬼鬼祟祟地从客栈里头走了出来,然后往城主府的方向迅速走去。

很快他就回到了城主府,然后匆匆忙忙的见了何夕。

“大小姐,那个男的家人不少,都给小的记下来了,您看咱们何时动手?”

此刻的何夕正懒洋洋的靠在院中的木椅上,闭目养神。

清新少女薇薇的青春风采

“哼,那小子仗着自己懂点医术,就无法无天,连本小姐与太子哥哥都不往心上放,若不是太子哥哥不让动他,此刻他早死了,但是杀不了他也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,不然他还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!”

说着,何夕又眯了眯眸子道:“既然他家人不少,你们就去弄出点动静,把他的家人部弄进大牢,他一小老百姓想救自己的家人可没办法救,为了救人,他只能求助太子哥哥,到时便等着他上门求咱们吧!”

“大小姐英明。”

那个小厮低了低首,“小的这就去安排。”

说着他就要走,忽然想到什么,他停下脚步,有些犹豫要不要把方才听到的同大小姐讲,但转儿一想,方才自己定是听错了吧?

不然怎么会听见人家喊一男的姐姐……

这般想着,他轻轻摇了摇头后,就走了出去。

城主府的另一边,靠近角落的院子里。

几个侍卫怒气冲冲的瞪着院子里的小五,站在门口咒骂不停。

“这个傻子也太会整事,上次就闹着出去,结果带出去的人被杀了,就他自己回来,现在还偷偷出去,害的咱们给太子殿下训,他怎么就这么会害人呢?”

“奶奶的,要不是他打不还口骂不还手,整天只知道吃吃玩玩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装傻,竟然能躲过咱们这么多人逃出去玩。”

“可不,咱们都不知道这院子有后门,他竟找出来了,真是比小孩还贪玩。”

“这是在城主府,不能教训他,这要是在宫里,铁定早给人关起来揍了,气死人了。”

“行了,别说了,那就一傻子,怎么说都不会有反应的,你瞧他,玩够了就回屋里睡觉了,完听不懂人话。”

“别管他了,咱们只管守门,这次前后门都守着了,看他还能怎么逃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声声的话里充满了嫌弃,说传不到院子里是不可能的,但院内的人却好像是早就听习惯了一般,依旧在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。

直到一个黑影悄悄落到了屋顶上,然后跳到了窗户外头。

“门主,查清楚了,近日一直追杀您的是傲氏的人。”

顿了顿,那个黑衣人又道:“不过您说他们只是想抓您,而非杀您,会不会是您的身份被发现了?”

“可能吗?”

屋内突然传来那个小五的声音。

与之前不同的是,他的声音突然变的十分好听,带着丝丝轻狂,丝丝冷傲,如鸟鸣之声清脆悦耳,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傻子会有的语气。

便见他十分悠闲的坐在床边,手上还把玩着那块他常戴的面具。

窗外的黑衣人默了默,“确实不可能,连咱们鬼门内部的人都不知道主子的真名与身份,甚至连您的模样都只有属下等心腹知晓,外头的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。”

顿了顿,他又道:“若无人知道您的身份,傲氏就更加不可能知道,所以,他们抓您许是有别的原因,而且那璃七似乎还不知道北萧南的计划,不然她就不会与北萧南对着干了。”

君雨时勾了勾唇,从怀里头缓缓拿出了一个糖葫芦,一边拆着一边道:

“本座也想过,是不是有人发现了本座的身份,所以才会有人追杀本座,自从开始装疯卖傻,已经许久没人找过本座麻烦了,小打小闹本座没往心上放,但这般穷追不舍的想抓走本座,不得不让本座多想。”

“可并无人发现本座的身份,傲氏更是不可能,如此,那傲氏就不是冲鬼门来的,而是冲着五皇子这个身份,可一个傻子,对他傲氏能有什么价值?”

窗外的黑衣人默了默。

“会不会是他们想利用您来威胁君亦琛做什么?因为抓不到君亦琛,所以想从您这动手?”

说着,他又蹙了蹙眉道:“就是没想到他们竟然都没死,反倒是咱们,派出了那么多人,最后死的伤的都是咱们这边,他们却依旧生龙活虎,真让人不甘。”

君亦琛似笑非笑的吃着手中的糖葫芦。

“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逃跑的小猫自己送上门来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另一边。

依旧是城尾的那家小客栈。

二楼之上空无一人,片刻之后,才有两个身影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楼。

便见阿常恭恭敬敬地跟在北萧南的身后,“殿下,您还不打算告诉娘娘您的计划吗?今日她又帮了那五皇子,害的咱们的人再次失败了……”

见北萧南不说话,阿常又叹了口气道:“娘娘向来心善,想来她与那五皇子有了几次交集后,咱们想当着她的面把人带走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最好就是把您要抓五皇子的事告诉她,没准她还能直接帮咱们把五皇子带回来呢?”

“还不是时候。”

阿常一怔,随即轻轻叹了口气,唉,到底是不是时候,还是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开口?

总觉得殿下心里还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,但殿下连娘娘都不肯告诉,自己又如何能问?

殿下好像恨极了这渊国的一切,自从来到这渊国,他就一直不对劲。

一开始自己还以为是璃七失踪的原因,现在看来根本不止。

毕竟如今他俩都团聚了,殿下也始终闷闷不乐的……

明明就恨极了渊国的一切,却又一直不肯出手,非要抓到五皇子才肯开始行动,着实让人想不通。

“那殿下,咱们下午要回去吗?”